鱼子酱Litsu

文笔极差,慎关注_(:з」∠)_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8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这章不是书信体预警!!!!!!!




-F小姐到达巴黎前一天-

      “天呐!亚瑟,我还和你隔着一个走道,你的粉红泡泡都快要飘到我的电脑屏上了!”艾米莉故作生气地举起了咖啡杯。 “得了吧琼斯,你上次和你的小女朋友和好以后全公司都几乎以为你要结婚了。”亚瑟翻了个白眼,顺势取走了艾米莉的杯子。 “你们这群英国佬就是不能好好叫人的名字。咱们都认识了将近一年了亚瑟,你还不打算叫我亲爱的艾米小姐吗?”艾米莉抱起了手边的抱枕朝着亚瑟的方向喊, “不要给我泡茶!咖啡放三勺糖!” “如您所愿,大小姐!”

    享受着亚瑟努力争取的半小时下午茶时间,同学们又开始了日常的闲聊。

  “你真的要跟着我去接F小姐吗?”亚瑟小口地喝着红茶说道。 “当然咯!我可得看看是谁拐跑了我们办公室最会泡咖啡的厨房杀手亚蒂啊!”艾米莉瞪着一双大眼睛说, “再说了,上面还派我去接应从伦敦回来的弗朗吉呢。” “所以弗朗西斯其实是附带的吗?”亚瑟嘲笑道。艾米莉有些不满:“我可真是搞不懂了,你和弗朗吉不是挺不对付吗?怎么全公司的人,你就只叫他名字啊?我可是从第一次见面就要你叫我名字了,到今天你都只叫我的姓。” “谁叫他的姓那么难念。”亚瑟耸了耸肩, “波诺弗瓦,万一吵架的时候喊错了可多尴尬。”

  “唉,亚瑟,你说要是那个传说中的F小姐实际上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或是说是一个超过120公斤的大胖子怎么办?说不定,还可能是一个男的!” “行了吧琼斯,我在意的可不是她的外表,是她美丽的心灵。无论她是什么样子,我依然会爱她。”亚瑟笃定地说。

  “哪怕她是个男的?” “哪怕她是个男的。”

  “好吧,你赢了。”艾米莉摊开手掌, “你们双性恋就是不一样。” “我爱的是……” “停停停!”艾米莉立刻叫停, “我不想再听你的爱情论了,你还是喝茶去吧。”


-F小姐到达巴黎当天•机场-

  “哇塞,这个机场怎么能这么冷!”艾米莉捧着一杯星爸爸哆嗦着说, “叫我们这个天气来接机真是太反人类了!回头我要找上司加奖金!” “谁叫我们都是被剥削的工薪族呢。不过为了能见到F小姐受点冻也是值得的。”亚瑟把手伸进围脖下取暖。当然,他戴着那条约定的米字旗围巾。 “呕,这个人散发出的傻气熏到我了。救护车!我需要急救!”艾米莉夸张地翻着白眼。

    等了许久,广播里终于传来了飞机落地的消息。又等了一会儿,才有人陆续从到达口出来。两个快被冻僵的人赶紧盯着出来的人,生怕错过了。哦,不过亚瑟是带着欣喜的目光,而艾米莉则散发着杀人的怨气。不一会儿他们便看到了令人惊讶的画面。

    弗朗西斯竟然和罗莎一起有说有笑地走了出来!最震惊的是,弗朗西斯在空着的左手上,还拿着一支玫瑰花!

    在场的四个人在一段如死般的安静之后,同时爆发了。

  “原来F是你?!”

  “原来A是你?!”

  “Lily?!”

  “Rosy?!”

  “啊?”这是四人的又一次惊讶对视。

  “唉,不是,你们俩怎么会同时出现?还有你们居然认识啊?”艾米莉首先打破了凝固的空气, “不是Rosy你怎么会突然来巴黎?” “我听说亚瑟终于要和我未来的大嫂见面了嘛,就想过来凑个热闹顺便给亚瑟一个小惊喜咯。谁知道飞机上遇到弗朗西斯了嘛,就一起着聊天出来了呀。”罗莎解释, “之前亚瑟和我说过他啦,后面又经过各种各样的事情啦就认识了嘛。” “这样啊。”艾米莉慢慢地点点头, “话说,你哥居然就是亚瑟啊。怪不得我总是觉得你俩特别像,都是金发绿眼睛,都是英国人,都喜欢口是心非,都啰里八嗦……嗷!” “你说谁啰里八嗦呢?!”罗莎挥舞着拳头说。

    就在女生们已经差不多了解情况的同时,两位男士还沉浸在 “我知性优雅/傲娇可爱的女友竟然是我的死对头”造成的震动中无法自拔。不过这也就意味着亚瑟暂时没有空去震惊自己妹妹的女朋友竟然是同事这件事了。真是可喜可贺。

    你问最后怎么样了?哦,最后接受不了打击的两个成年男子在机场大打出手,被受惊的群众报了警,最后在上司的努力下终于免于被关进去。真是可喜可贺。




终于写到机场认亲了_(:з」∠)_

还有最后一章就完结啦(・ω・)ノ

下一章继续回归书信体

最后再次感谢喜欢这篇文的小天使们,谢谢!





























(´;ω;`)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7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照惯例我应该先给你汇报近况,但我几乎等不及要同你分享就件幸福的事。是的,F小姐接受了我的表白,天呐你能相信吗?我打赌一定是那支玫瑰,一定是因为我说的玫瑰的事。噢天呐,我怀疑我已经浮在空中了,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 “飘飘然”吧。而且她还说在这个圣诞节之前,也就是说两个月之后,她将因公事返回巴黎。她答应了那时在机场见面,还热情地邀请我共进晚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罗莎,你能想象吗?我将要与一位如此优秀的女士共进晚餐!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长相,但我能保证,无论我们是什么样子,只要一见到对方,便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没错,就是这个人!”。(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决定了一些标志,比如我会围上我的米字旗围巾,而她会手持一支玫瑰。)一想到这个,我几乎都快能忘记年末痛苦且繁多的工作了!而且看弗朗西斯也顺眼不少,甚至还想祝福他和他的英国甜心了。

说到工作,年末所有分公司的主管都要集中到总公司,也就是说在我为期两年的调职中,我就见识来自世界各地的上司们集中在这里的壮观场面。当然,这也就意味着我将真正见到弗朗西斯,面对面,还不是透过屏幕。你明白吗?这将代表着我得花上十倍的控制力以保证自己不在与他吵架的过程中冲上前去拔他的胡子!毕竟那个家伙升职了!现在他可不是我的同事,而是我的上司了。唉,真是不明白,怎么他们就不决定让我也升职加薪呢?在法国消费优质的红茶可确实是一笔不算小的开支。

不过弗朗西斯那家伙的确值得升职,他工作能力很强,也很有创造力。虽然我并不想承认,但他在艺术方面还挺有独特的见解。很多时候他总能给出一个给人启发的方案,若不是因为他恼人的性格和严重的拖延症,与他共事其实很快乐。希望他的英国甜心能够尽快帮助他摆脱这些臭毛病,否则我总有一天会被这家伙气死。(当然最佳组合这种东西,在评选的时候一定没有考虑到组合成员会不会因为互相不对付而打死对方的可能。那群董事会的老家伙们绝对是只看到了最终业绩就把我俩给绑定了。真是可恶。)我知道有些时候你会把咱们的信的一部分分享给弗朗西斯,但有关这段,我还是希望你能不要告诉他,毕竟我不想让他觉得我是在讨好他或是怎样。答应我!

你无比期待圣诞节的哥哥

亚瑟



下一章不是书信体预警!

还有两章左右完结(・ω・)ノ











话说有人想看番外的吗😂😂😂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6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我很高兴你找到了我们小时候的照片,可把那张照片分享给弗朗西斯可就有点儿略失妥当了,我亲爱的姑娘。好吧,我知道你挺喜欢那个自以为是的法国佬,并且在一起损我方面达到了惊人的共识,但这绝对不是你把我脸上沾着泥巴,化妆成海盗还提着糖果篮的照片发给他的理由!绝不!看看你这臭丫头干的好事,现在每次视频会议我都被他叫作 “海盗先生(Mr.pirate )”!我真是怀疑那个胡子男就是喜欢看我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我决定了,这次绝不会给你带香水回来,我发誓!

要不是看在你在上封信里给我提了建议,这次我还真不想给你分享F小姐的事儿(当然是因为气的)。你建议我先跟她坦白我的取向问题,嗯当然像她那样眼界开阔的女士完全理解我的双性恋身份,并且为我之前可能受过的委屈表达了非常真心的遗憾(虽然我确实没受过什委屈,可她那些话真的挺让人感动的)。然后关于你所说的 “热情的告白”……说实话,要一个像我这样的绅士来说,真是个不小的挑战。不过你放心,我确实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感情,虽然是用了比较含蓄的方式。不过我相信她应该能理解,天哪我可都写了 “若能在您身侧,我一定会献上一支玫瑰”了!要是她能以我十分之一的喜爱回应我,那我可真的能快乐很久。不过就算她拒绝了我,与她互相写信的时光也是我这二十几年人生中最为美好的回忆之一。

和惴惴不安的我相比,弗朗西斯那家伙真是开心得不正常,整天挂着一副傻笑,跟被丘比特用箭把心脏捅了十来个对穿似的。哦,他确实被丘比特之箭射中了,前几天我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他怎么这么开心,你猜他说了什么?他竟然说: “啊亚蒂,像你这样缺乏浪漫的人肯定是不能理解的。哥哥可爱的英国甜心可是送了一支玫瑰给我哦。”天啊,真是天真到蠢的境界,收到一支玫瑰就能开心成这样,那要是能收到一个吻,该不会就直接心脏骤停了吧?除非是F小姐送出的,要不然一支玫瑰才不值得我开心成这样。

ps.你下次要再敢把我的毁照发给弗朗西斯,在与Lily的初次见面晚餐餐桌上,可就别怪我把你流着鼻涕玩泥巴的照片分享给她咯。当然,在我和斯科特手里,还握着你的其他小尾巴呢,你可得小心了哦。

你机智的哥哥

亚瑟




感谢所有不嫌弃我的文的人TUT你们的小红心和小蓝手真的太暖了qwq爱你们!












顺带一提,全篇出现的角色都是来自aph,没有原创角色哒( ´▽`)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5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看到日历我才发现已经是十月底了,怪不得最近的工作越来越多,以至于我完全没注意到街边的梧桐叶早就变黄了。真是怀念小时候我们在万圣节做的事,从清晨就开始期待晚上的到来,整天的课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各式各样的糖果。还记得斯科特那家伙还嘲笑我们,说只有小孩子才期待万圣节。说得好像最后从篮子里偷糖果的不是他一样。巴黎的街头也开始装饰起了万圣节的道具,只可惜和我们大英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看到接下来的内容你大概会笑我,但我还是觉得应该分享给你。


       好吧,我得说我输了,被你说中了,我确实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那位素未谋面的F小姐。她真的是一位魅力十足的女性,思想新潮,敢于尝试,优雅而美好。她在许多方面都与我不谋而合,我们有着很多的共同语言,尽管我们的经历是如此不同。她宛如一位艺术家,用浪漫的方式解释世间的一切。我非常非常想和这位小姐见一面,可这会不会有些失礼呢?拜托我亲爱的妹妹给我一点小小的建议吧,女孩子的心,真是难以猜透。


      不过奇怪的是,偶尔我会把她的一部分和弗朗西斯重合起来,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好吧我承认弗朗西斯确实有一些优点,可他就是那么让人讨厌。每次和他碰上我都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一不留神就吵起来……也许是他和F小姐在一些相似让我产生了一点不该有的嫉妒情绪吧。唉,恋爱真是可怕,看看你,都变傻了,我大概也难逃一劫。




你即将变傻的哥哥


亚瑟








终于要开始有感情向的剧情了😂

一直在跟罗莎妹妹扯皮完全看不出来是西皮向的文啊啊啊(╯°□°)╯︵ ┻━┻


话说在小红心小蓝手里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对之前的断更感到了深深的愧疚。。。。。。。跪谢!!!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4

•文笔奇差,慎入!!!!

•时隔多年的更新(你还好意思说

•本文只涉及法英与米英,请注意避雷

•再说一遍,文笔极其,非常,相当的差!一定慎入!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希望你已经收到我寄出的照片,忘了带照片回去可真是像极了你的作风。很遗憾只和你在一块儿玩儿了两天,都怪那该死的工作安排。希望你跟Lily一起渡过了快乐的时光。


说实话,虽然你那么用心地教我如何善用智能手机,但可惜我还是更喜欢钢笔在纸上划过的触感,你就别指望我会用手机跟你汇报近况了。


       听你说大学里发生了些怪事,我这儿也发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还记得上次我和你提到过F小姐对油画兴趣浓厚吗?万万没想到,那倒霉的红酒混蛋弗朗西斯也是一个忠实的油画爱好者,最不可思议的是,两个人居然崇拜着同一位画家。真是不可思议,像弗朗西斯那样的讨厌鬼竟然和F小姐那些充满魅力的小姐有着同样的爱好。 “一个人兴趣不能决定他是怎样一个人。”我想这句话在他们身上得到了非常充分的诠释。(不可否认的是弗朗西斯那家伙画得确实不赖,但这依然不能成为我对他增加一丁点儿好感的理由!)


       我为数不多的非法国同事,没错就是那个开朗的美国姑娘,最近总算恢复了平常的状态。看她前几天闷闷不乐的,全部门都挺担心她。果然女孩子还是应该多笑笑才好看。没错我写这些就是为了提醒你,少皱皱你的眉头,一位真正的淑女可不会成日眉头紧锁。虽然不太情愿,但我要引用一下弗朗西斯的话 “我真心认为一位眉头舒展,嘴角上扬的女性是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你爱操心的哥哥


亚瑟




时隔多年的更新_(:з」∠)_虽然没有人在看啦但果然还是把这个破坑填了吧_(:з」∠)_

被基友狠狠地说教了之后爬来填坑_(:з」∠)_希望她能看到我的忏悔(´;ω;`)

大家想看什么的文就在评论里说吧,如果我看过的话就会尽量写的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3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篇幅很短且文笔超渣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说实话,我这次给你写信并不想在你的名字前加上"亲爱的"三个字。多亏了你"顺便"给我寄来的小饼干,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柯克兰家是食物的第一杀手了。我没想到办公室里那群该死的家伙们居然能在一天之内就把这事儿传遍了整个公司,外加那个远在伦敦的红酒混蛋耳里。好吧,现在我跟弗朗西斯视频通话时的第一句话已经变成"你今天爆破厨房了吗我亲爱的英国绅士先生?""滚!"
好吧,不说这些了,说说你的事吧。我看到你在信里写你那小女朋友又惹你生气了?得了吧,就这点小事是不会破坏你们的感情的。要知道,你为她而生气证明了你是在乎她的,不是吗?她也会明白的。所以不要再整天自责当时对她说了过分的话了,好吗?趁着假期,多和她出去走走,找个好机会道歉,你们很快就会和好的,相信我。我可以用一年份的红茶打赌!
再说说F小姐的事吧。我在她寄来的信里发现了一件有趣的"附件"---一根白色的猫毛。看来,她家里也有一位可爱的家庭成员,和梅林一样。只不过梅林是短毛猫,她家的是长毛猫罢了。她还在信里提到过,她是法国人,但因为工作现在暂居伦敦。唉,和弗朗西斯一对比,真是让人觉得人与人之间差距真大。
虽然和同事们都没有说过,但我确实承认弗朗西斯是一个工作能力很强的人。与他合作很令人愉快,但与他交谈就让人非常不愉快了。我最近老是觉得这家伙一定是悄悄调查过我,不然他怎么能这么精准地找到让我生气的语句,并且在最适宜的时机说出来,让我气得跳脚的呢?
快点和Lily和好吧我的罗莎,我可不想看到我漂亮的妹妹在巴黎的街道上臭着一张脸。期待你来巴黎看望我,到时候我一定带你去吃全巴黎最地道的马卡龙,弗朗西斯极力推荐的店一定不会错。
为你的幸福操碎了心的你亲爱的哥哥
亚瑟•柯克兰









碎碎念:超级感谢给我点了小红心小蓝手的观众老爷们TUT看到通知的那一瞬间真的是开心到飞起!!!超级感谢!!!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2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篇幅很短且文笔超渣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按照惯例,我应该先说我的近况,但今天不行。我看了你给我寄的信,那位被你称作Lily的女孩似乎是个...嗯...不太拘泥于小节的人。作为你的哥哥,我很欢迎她加入我们的家庭,但我也有些担心她是否能适应咱们家的规矩。
过了这些天我也大概习惯了在巴黎的生活,没有下午茶时间确实让我痛苦了整整两周。这群法国佬根本不理解对于一个英国人下午茶到底有多重要!然而遗憾的是整个办公室只有我一个英国人,况且那位美国同事看上去非常喜欢所谓的"法式生活"。
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之前我在电话提到过的笔友,那位神秘的F小姐?她确实是一位又优雅又成熟的女性,不论是从她的文笔,还是从她那漂亮的花体字,都不难看出。能看出来,她一定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与她用文字交谈,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有机会我一定向她介绍你,让你们认识。
最后,我不得不提及那个跟我对接工作的法国佬,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要不是你在信中多次提到想听听这个驻英法国佬的事,我一定一定不会主动把他的名字写在信纸上!他真是太令人讨厌了!每次打开电脑开启视频通话,就无法避免一场吵架。虽然说他的工作能力...还不错吧,但这决不会成为让我不讨厌他的原因!决不!如果我能见到这个该死的红酒混蛋,我一定会把他的胡子一根一根地拔下来!
预祝你的假期过得愉快,别忘了寄红茶过来。
你亲爱的快被该死的弗朗西斯气死的哥哥
亚瑟•柯克兰









碎碎念:看到竟然有三热度真是吓死我了2333谢谢给我点赞的观众老爷们233九十度鞠躬!这章弗朗吉终于出场了真是可喜可贺!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篇幅很短且文笔超渣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距上一次给你写信已经有两个月了。听说你平安度过这次期末测试,我特地给你送来祝贺,因为这证明了这一学期你天天跑出去泡吧的事实没有被你那以严格著称的老教授发现。真是恭喜!
如你所见,这封信的寄出地是巴黎,也就是说,我平安到达我的任职地了。最开始知道要在这里度过两年,真是想不到会遇到什么麻烦事。不过过了这些天,我发现巴黎其实是个很好的地方,街道上散发着咖啡和甜品的香气。虽然比不上红茶,但闲时偶尔来一杯咖啡也是不错的选择。
巴黎的同事们都很友好,如果无视他们时不时冒出罢工的念头的话。有意思的是,在我的办公室里居然有两个来自外国的员工,我和一位来自美国的姑娘。该说不愧是美国人吗?她总是吵吵嚷嚷,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说实话,我很是佩服她。哪里像我,光是忍耐没有下午茶时间的日子就够辛苦的了。
据说以后跟我对接工作的是一个现暂驻伦敦的法国人,希望咱们能好好相处吧。毕竟不是每一个法国人都能明白咱们英国绅士和淑女们的含蓄优雅的表达方式的,不是吗?
别忘了你与我的约定--下次来信给我介绍你的小女朋友,那个有意思的美国女孩。
正在被无耻的上司剥削的你亲爱的哥哥
亚瑟•柯克兰













碎碎念:感谢你能看到这里!有人看的话会尽量更快一点的,有需求的话有空会写一写设定的。再次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