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子酱Litsu_沉迷特摄无法自拔

整天沉迷假面骑士的咸鱼,文笔极差,慎关注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3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篇幅很短且文笔超渣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说实话,我这次给你写信并不想在你的名字前加上"亲爱的"三个字。多亏了你"顺便"给我寄来的小饼干,现在全公司的人都知道我们柯克兰家是食物的第一杀手了。我没想到办公室里那群该死的家伙们居然能在一天之内就把这事儿传遍了整个公司,外加那个远在伦敦的红酒混蛋耳里。好吧,现在我跟弗朗西斯视频通话时的第一句话已经变成"你今天爆破厨房了吗我亲爱的英国绅士先生?""滚!"
好吧,不说这些了,说说你的事吧。我看到你在信里写你那小女朋友又惹你生气了?得了吧,就这点小事是不会破坏你们的感情的。要知道,你为她而生气证明了你是在乎她的,不是吗?她也会明白的。所以不要再整天自责当时对她说了过分的话了,好吗?趁着假期,多和她出去走走,找个好机会道歉,你们很快就会和好的,相信我。我可以用一年份的红茶打赌!
再说说F小姐的事吧。我在她寄来的信里发现了一件有趣的"附件"---一根白色的猫毛。看来,她家里也有一位可爱的家庭成员,和梅林一样。只不过梅林是短毛猫,她家的是长毛猫罢了。她还在信里提到过,她是法国人,但因为工作现在暂居伦敦。唉,和弗朗西斯一对比,真是让人觉得人与人之间差距真大。
虽然和同事们都没有说过,但我确实承认弗朗西斯是一个工作能力很强的人。与他合作很令人愉快,但与他交谈就让人非常不愉快了。我最近老是觉得这家伙一定是悄悄调查过我,不然他怎么能这么精准地找到让我生气的语句,并且在最适宜的时机说出来,让我气得跳脚的呢?
快点和Lily和好吧我的罗莎,我可不想看到我漂亮的妹妹在巴黎的街道上臭着一张脸。期待你来巴黎看望我,到时候我一定带你去吃全巴黎最地道的马卡龙,弗朗西斯极力推荐的店一定不会错。
为你的幸福操碎了心的你亲爱的哥哥
亚瑟•柯克兰









碎碎念:超级感谢给我点了小红心小蓝手的观众老爷们TUT看到通知的那一瞬间真的是开心到飞起!!!超级感谢!!!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2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篇幅很短且文笔超渣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按照惯例,我应该先说我的近况,但今天不行。我看了你给我寄的信,那位被你称作Lily的女孩似乎是个...嗯...不太拘泥于小节的人。作为你的哥哥,我很欢迎她加入我们的家庭,但我也有些担心她是否能适应咱们家的规矩。
过了这些天我也大概习惯了在巴黎的生活,没有下午茶时间确实让我痛苦了整整两周。这群法国佬根本不理解对于一个英国人下午茶到底有多重要!然而遗憾的是整个办公室只有我一个英国人,况且那位美国同事看上去非常喜欢所谓的"法式生活"。
不知道你是否记得之前我在电话提到过的笔友,那位神秘的F小姐?她确实是一位又优雅又成熟的女性,不论是从她的文笔,还是从她那漂亮的花体字,都不难看出。能看出来,她一定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与她用文字交谈,是一件非常快乐的事,有机会我一定向她介绍你,让你们认识。
最后,我不得不提及那个跟我对接工作的法国佬,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要不是你在信中多次提到想听听这个驻英法国佬的事,我一定一定不会主动把他的名字写在信纸上!他真是太令人讨厌了!每次打开电脑开启视频通话,就无法避免一场吵架。虽然说他的工作能力...还不错吧,但这决不会成为让我不讨厌他的原因!决不!如果我能见到这个该死的红酒混蛋,我一定会把他的胡子一根一根地拔下来!
预祝你的假期过得愉快,别忘了寄红茶过来。
你亲爱的快被该死的弗朗西斯气死的哥哥
亚瑟•柯克兰









碎碎念:看到竟然有三热度真是吓死我了2333谢谢给我点赞的观众老爷们233九十度鞠躬!这章弗朗吉终于出场了真是可喜可贺!

【法英(男体)/米英(娘塔)】写给罗莎的信

•非国设
•男体法英,娘塔米英请注意避雷
•十分!非常!相当ooc!
•只是自我娱乐的产物所以并不好看
•篇幅很短且文笔超渣
•亚瑟写给罗莎的信,所以是书信体
•因为找不到米英娘塔的相关tag,所以厚颜无耻地打了米英的tag,在这里道歉





亲爱的罗莎
距上一次给你写信已经有两个月了。听说你平安度过这次期末测试,我特地给你送来祝贺,因为这证明了这一学期你天天跑出去泡吧的事实没有被你那以严格著称的老教授发现。真是恭喜!
如你所见,这封信的寄出地是巴黎,也就是说,我平安到达我的任职地了。最开始知道要在这里度过两年,真是想不到会遇到什么麻烦事。不过过了这些天,我发现巴黎其实是个很好的地方,街道上散发着咖啡和甜品的香气。虽然比不上红茶,但闲时偶尔来一杯咖啡也是不错的选择。
巴黎的同事们都很友好,如果无视他们时不时冒出罢工的念头的话。有意思的是,在我的办公室里居然有两个来自外国的员工,我和一位来自美国的姑娘。该说不愧是美国人吗?她总是吵吵嚷嚷,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说实话,我很是佩服她。哪里像我,光是忍耐没有下午茶时间的日子就够辛苦的了。
据说以后跟我对接工作的是一个现暂驻伦敦的法国人,希望咱们能好好相处吧。毕竟不是每一个法国人都能明白咱们英国绅士和淑女们的含蓄优雅的表达方式的,不是吗?
别忘了你与我的约定--下次来信给我介绍你的小女朋友,那个有意思的美国女孩。
正在被无耻的上司剥削的你亲爱的哥哥
亚瑟•柯克兰













碎碎念:感谢你能看到这里!有人看的话会尽量更快一点的,有需求的话有空会写一写设定的。再次感谢。